由于爱,所以放你在心里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9

  由于爱,所以让你住在心里

  有一种爱,不会随岁月的流失而淡忘,不会随收留颜的老往而浓缩,亦不会随另一种婚姻的开端而草草的开场。有一种爱,它会存留在心里某个柔软的角落,从不随便的说与别人听,只是在默默的独处时找一个可以让心栖息的中央,淡看云烟,笑对花开花落。

  有一种爱深化骨髓逾越肉体的肉体之恋。它也许是青春年少时懵懂的初恋,茫茫人群中只一眼便觉得定是地老天荒;也许是众里寻他千百度的蓦然回首,是三生石上的一段情缘。永远的定格在岁月的深处愈久弥香。

  一切的情感中唯有爱情最是折磨人,每到深处最是纠结难舍。无论怎样的选择,终是伤了他人苦了本人。正如仓央嘉措的那句“人间难得平安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”。爱情它就是个谜,一旦彼此真心相许了谁又能悄悄松松的全身而退?

  已经的红尘往事如汩汩清泉,叮咚而至,清纯难忘。我记得曾为你绞尽脑汁和父母扯谎,只为能见上你一面;我记得曾为你哪天来我家兴奋得预备了好几天,只为能让你发现一个不一样的秀外慧中的我;我记得我们一同骑自行车往几十里远的山路,只是由于有你,一路上看山山美,喝水水甜,就连树上的鸟儿也是动听入耳。事先多想让工夫为我们中止转动,让我们多一些工夫在一同;曾为你写

  给我的那封独一的信,反重复复看了多少遍,只为能在字里行间找寻爱的甘美;我记得曾为你父母布置的荒唐婚姻,我是苦楚煎熬得辗转难眠,却又能干为力,羞与开口。

  我总是想,我们七十年代的人又有多少婚姻被默默断送在严酷的理想眼前,成了廉价的牺牲品。婚姻和爱情在我们那一代人的身上往往不是等号,是门当户对,是传宗接代。

  我以为我会在另一段感情另一桩婚姻里默默的淡忘你,不纠缠不打搅是我独一能为你做的事情。可是,可是你不断幽居在我心里,即便我历来不会说出口,亦不在他人眼前提起丝毫。可你总是呈现在我的梦里,那份痴缠那份落寞那份爱的甜蜜,几次让我泪湿枕巾。

  我真的希看你终身都安全,安康。上次听说你由于孩子早恋离家出走的事,你尽然辞往波动的任务,四处寻觅简直肉体模糊。我不断挂念着,打听着你的音讯,真担忧你会出什么事,我只希看你平安全安好好的生活着。

  人的终身中遇见多少人,阅历多少事,能有几人不断是你挂念的?你偏偏就是我念念不忘的那一个。也许是我对你用情太深,也许是我前世亏欠你太多,今生才让我受这般甘美的折磨,二十几年了,我对你的那份情感仍然如初。

  就在前几天,我听说你突然到了我生活的这座城市,就你一团体,而且就是情人节当天,我多想往看看你,我想象了我们见面的好几种情形,是默默绝对无语,是冲动得语无伦次。我多想就着情人节的名义

  然后通知你我心里的机密,或许什么都不说,我只是往看看你,只是听听你说话的声响,只是看看你如今的样子容貌。可是我不能,我没这个勇气,我该以什么身份往,是情人,是老乡,是冤家,我不能,我怯步了更是

  怯情了,我困难地保持了这次千载难逢的机缘。我只能把你默默的放在心里最纯洁的中央,见面不如怀念吧。

  爱一团体,假如不能执子之手,那就好好的收藏在心里,就像金岳霖对林徽因的那份情感,只需你好好的我便开心。不打搅,不纠缠,甚至不通知你,我仍然爱你如初。